巴尼亚卢卡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养蛆为患西方的实用主义对于我们的警 [复制链接]

1#
北京治扁平疣好医院 http://pf.39.net/bdfyy/bdfzg/210314/8744649.html

养蛆为患---西方的实用主义对于我们的警示

就在今天,一则新闻引起了我的兴趣。一名前波黑克罗地亚族将军洛博丹.普拉亚克在海牙国际法庭的审判席上当着众多所谓法官的面,大喊“我不是罪犯”的口号,喝下毒药,不治身亡。

这实在是对于这个道貌岸然的所谓国际法庭一种莫大的讽刺和抨击。我想不明白,已经处于拘押状态的下的这个洛博丹是从什么地方获取毒药的,他身边的人又是怎样淡漠而毫无人性看着他喝下毒药的。虽然,我并不同情这位自杀者,因为他自有自己的取死之道,或者我们可以说,他的死,其实是罪有应得。但我还是敬佩这位,是条汉子!他用自己的死剥开了西方世界所谓的人权普世的画皮,画皮的背后是血淋淋的残忍和杀戮。

嗯,大家在看到我说他是罪有应得的时候,很多小伙伴估计已经去找砖去了。且慢拍,听我仔细道来。

这个叫洛博丹的家伙我并不熟悉。也不知道他究竟犯了啥罪。但我却知道,在审判和弄死完了以卡拉季奇为首的塞尔维亚裔的波黑将领之后,当年卡拉季奇的对手之一,克罗地亚人也终于被推上审判席。

什么?这位不是卡拉季奇的战友?看到这里,小伙伴们应该可以放下手里的板砖了。坐下来喝杯茶,听我慢慢的道来。

这件事,说来话长,要说,就一定要回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巴尔干半岛。那个时候,这个半岛上正在进行着一场二战后,欧洲大陆上规模最大的战争----波黑战争。

和一般性的战争不一样,这次战争一共有三方。分别是,塞尔维亚族,克罗地亚族,和穆族。他们三方有时候联合,有时候分裂。演绎了一场小小规模的三国演义。当然,作为实力最为强大的塞族,是实力相对较弱的克族和穆族的共同敌人。虽然克族和穆族之间也经常打来打去,但他们共同的敌人却一定是塞族。所以,有时联合有时互斗的的正是这后面的两个族群。

波黑战争,大家应该都很熟悉,带给我们最大的震撼就是死了很多人。是的,死了很多人。据不完全统计,这场战争一共造成了三十万人死亡,占波黑总人口的百分之七。还有大量妇女被强奸。那几年的波黑,可谓是真正的人间地狱。四百多万的人口有两百多万无家可归,流离失所。由于是三方厮杀,你甚至都弄不清楚到底出现在你面前的那支军队到底是上帝还是撒旦。但其实,最可怕的还不是撒旦,而是安拉。

波黑战争的起缘来自于前南斯拉夫的分裂。作为西方瓦解前社会主义阵营的第二大成果,南斯拉夫的轰然倒塌让巴尔干半岛分裂成数个国家。而波黑的分裂是最为血腥和残酷的,比至于后来的科索沃分裂残酷十倍。

波黑这块土地上,一共生活着三个民族,分别是塞族,克族和穆族,上世纪六十年代,塞族还占有百分之四十三,穆族只有百分之二十六,剩下的是克族百分之二十二。可是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穆族已经占据了百分之四十四的人口,塞族只占有百分之三十一,克族则将至了百分之十八。无它,谁的繁殖快,谁就占上风。

人口的此消彼长使得波黑的离心力越来越大,看着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等国一个个从塞尔维亚脱身而去,穆族的分离之心也不由得滋生蔓延,不可抑止。

但此时的穆族虽然人口占据了上风,可是想要分离,却还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在军事实力上,它完全不是塞族的对手。不过不要紧。巴不得塞尔维亚这个前南斯拉夫共和国的主要骨干分崩离析的西方世界,及时的送来大礼,给他们壮胆,让他们闹事。

以美国和德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边支持穆族的独立行动,一边开始送枪送炮送坦克。不过很可惜,即便这样,会生不会打的穆族还是干不过塞族。于是,西方只好亲自上阵,用制空权划定禁飞区,安全区,一边抱住塞族的手脚,一边喊穆族和克族上前群殴。在这种情况下,塞族武装的结果只能用两个成语形容,鼻青脸肿,惨不忍睹。

见过拉偏架的,没见过这么拉偏架的。这其实这是我们少见多怪的原因。西方拉偏架的事情屡见不鲜,不说以前,就是在叙利亚,政府军也是被美国以及他的西方盟友们捆住手脚在和反政府武装以及伊斯兰国打架。要不是俄罗斯最终愤然出击,如今的叙利亚早就沦陷为一团散沙了。对,就是俄罗斯,作为前南斯拉夫的保护神,那个时候,因为一心抱着想和西方媾和的心态,才最终导致塞尔维亚人悲惨的命运。任你是一个如何都打不死的小强,背后不站着大哥,也只有死路一条。

回到波黑战争。这场战争一开始并不关乎宗教,仅仅只是民族自治上的分歧。但由于美国以及西方世界的故意使然,让以沙特为首的伊斯兰势力插手其中。令我们万分不安的是,作为沙特死对头的伊朗此时也和沙特站到了同一战线,出钱出枪出人支持波黑的穆族武装。这个事实告诫我们,绝对不要对这种极端势力抱有任何幻想,只要给他们一丝缝隙,他们就会挖墙打洞,无所不为。在对待异教徒方面,他们出奇的团结。

战后,所谓的海牙国际法庭开始对这场战争进行战争罪审判。首先倒霉的当然是卡拉季奇为首的塞族军人,其罪名就是屠杀穆族和克族的民众。海牙法庭在审判这件事的时候,出具了大量证据以证明卡拉季奇等人有罪。这其中虽然有夸大的成分,虚构的诬陷。但我确定,这种屠杀是一定存在的。只在于规模的大小罢了。

但这种屠杀并不一定就是有罪。我们先看看波黑战争的导火索是什么?一对塞族青年的婚礼上,穆族极端分子用炸弹和机枪作为贺礼,将参加婚礼的人们屠杀殆尽。很熟悉的手法吧。嗯,前两天在埃及的西奈半岛的一家清真寺里也上演了同样的一幕。面对同一信仰的只是不属于同一教派的人他们尚且如此遑论其他民族。这种事,几乎是所有伊斯兰极端宗教分子的一贯手段、就像当年在我们的昆明。而参见这些年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在伊拉克等地方上演的一幕幕血腥残忍的人间惨剧,我们就可以知道,这种事,他们当年在波黑一定没有少干。面对如此血腥的敌人,你要是塞族人,你会怎么办?答案只有一条,拿起手里的武器,血债血偿。所以,我断定,卡拉季奇手上是有血迹的,但那是复仇的鲜血。虽然违背道德,但却遵从良心。

在这里我们需要辨别一个问题,当初支持波黑穆族的国家主要是德国和美国,法国一开始是反对的。不过后来还是抵不过盟友的纠缠和压力,才被动口头同意干涉,至于英国,和它在二战时一开始的表现如出一辙,那就是躲得远远的采取观望。

美国我们就不说了,凡是能够伤害俄罗斯以及社会阵营的事情,那都是他们自认为的使命,只有把对手搞得死翘翘,他才可以确保自己永远可以做老大。无论是本拉登,还是伊斯兰国,其背后无不闪现者美国的魅影。极端伊斯兰势力,是美国手里一杆上好的武器。虽然这杆武器已经开始伤害美国自己。

至于德国,,,,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无论是在一战时期,还是在二战时期,穆族武装都是德国人的不二盟友,是德国人手里的一杆利器。如今德国人大量收容难民,其表面原因或许是因为德国的就业人数不足的问题,深层次原因我们想一想可能不寒而栗。一旦德国想要重新采取以武力整合欧洲甚至世界的时候,这些居住在德国境内的穆族人,只怕就是德国人最先送上战场的炮灰。所以,德国人支持波黑境内的穆族武装,既有着历史渊源,也有着未来的需求。而且,我也一直在说,德国的欧洲梦从未破灭,对于控制中东欧的野心也从未消减。这也是它为什么不喜欢中国进入这一地区的原因之一。

随着对于塞族军人清算的结束,穆族武装原来的盟友克族军人现在也被送上了审判席。这个叫做洛博丹的将军当然不服,当年就是你们这些人纵容我们滥杀无辜的,现在你们换了一身马甲反而开始审判起我们来了。这是他梦想的破灭,是他最为难以理解的丑恶。面对这些道貌岸然的西方审判者,这些掌握着话语权的西方伪君子,他也只能用当庭自杀来控诉这些人了。

西方人一直认为,可以利用伊斯兰极端主义来攻击他们的敌人和对手,在他们眼里,这些无恶不作的暴徒就是他们可以随心所欲使用的武器。一方面高喊人权的口号为他们呐喊助威,一方面送去武器为他们的暴行提供帮助。殊不知,当年在波黑用人口生育来获得绝对主导权的穆族武装,如今正在欧洲采取同样的方法,开始侵蚀欧洲。欧洲人的报应就要来了。可悲的是他们还坐在审判席上洋洋自得而不自知。

其实,欧洲人面临的困局我们如今也在慢慢陷入,这是值得我们警示的。不过还能值得欣慰的是,这些武装,真的是只能生不能打。这就像一坑的蛆虫,你不管他,他繁衍极快,真要不怕恶心,想要消灭倒也也不难。

唐如松

以此持相赠君当惬素怀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